相关文章

合肥教育培训市场“乱花迷人眼”

案例1:培训机构招兼职先交5000元培训费

一个兼职电话交出近万元培训费

邓同学和朋友张某均是合肥某高校的大一学生。今年6月7日,在宿舍闲聊的邓和张分别接到一家名叫仁德教育咨询有限公司的兼职电话,对方称,该公司准备在邓同学所在的学校开展一个名为“阳光教育”的讲座,希望两人能去帮忙布置会场。

听到对方准确地讲出了自己的名字、所在学校和专业,俩人放松了警惕:能在学校做点兼职,既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还能赚点零花钱,挺好。

随后,对方要求邓、张两人于6月7日下午到庐阳区一知名写字楼参加面试。面试过程中,主考官再三强调,两人是大学新生,没有能力,没有会务经验,需要入职培训,于是向她们推荐了一个职前培训班。

在仁德教育公司员工的带领下,两人稀里糊涂地签署了培训协议,并向一家名叫“合肥学子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机构贷款5000元用以支付学费。

交钱容易退钱难想要维权却遭恶言相对

当晚回到学校后,邓同学和朋友越想越不对劲:自己是去找兼职做的,怎么反而莫名其妙借了几千块钱交培训费呢?随后,邓同学通过各种渠道印证了自己的猜测:该教育培训机构曾遭多次投诉,并且未在教育局备案,还曾被庐阳区工商局处罚。

此后,邓同学和朋友多次来到仁德教育要求退款,却遭到拒绝。7月1日下午3点,在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的陪同下,邓同学再次来到仁德教育公司。但却发现,上班时间公司大门紧闭,无人应答。挂在门口的牌子上是“仁学教育”,而非“仁德教育”。邓同学多次拨打该公司主管和接待人员的电话,对方态度恶劣地称:“不上培训班也退不了款,想投诉就去投诉吧。”

随后,记者随邓同学来到庐阳区长江中路市场监督管理所,一位工作人员称,关于仁德教育的投诉不止一起,要想解决此事,只能找到其违规违法经营的证据,否则,只能根据合同进行民事纠纷的调解。

案例2:早教机构负责人直言没有办学资质

7月3日,记者以学生家长的身份,来到望江路某商业中心二楼,一家名为“新金婴”的早教培训机构。

在该培训机构内,记者却找不到该培训机构的《民办非企业登记证》和《办学许可证》。据该培训机构前台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该机构去年就成立,主要针对学龄前婴幼儿启蒙教育。当记者问到该机构是否在教育部门备案具备办学资质时,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一问题需要咨询机构负责人。

随后,一名自称该机构负责人的男子告诉记者,该机构总面积不足300平方米,因为成立时间不长,目前还不具备相关资质。该负责人还表示,因为机构刚刚成立,收费价格要比同类机构优惠得多,而且保证家长可以放心报名,不会出现中途关门的情况。

采访中,记者偶遇一名前来给孩子报名的张先生,“孩子还有半年就上幼儿园了,就这一个孩子,在家里四五个大人宠着他,就怕他上了幼儿园后无法适应集体环境,报这个班也算提前让他适应了,报名的时候也没有考虑早教机构有没有资质的问题。”

案例3:两个人的日语培训机构

记者在暗访中发现,不少培训机构的硬件设施简陋,师资力量薄弱。在合肥市一家名为“易木日语教育”的培训机构,记者看到,一间20㎡左右的房子被隔成两间教室,狭小简陋的大教室里仅摆放着一张长桌、七八把椅子,桌子上散落着一些课本和签到表。

而另一间不到10㎡的小教室里,摆放着一台电脑和两排桌椅。据授课老师张(音)老师介绍,这里是专门上听力课的地方,而他也是仅有的两名日语老师之一,“我负责教词汇,另一位老师杨老师负责教语法。”

据他介绍,他大学毕业2年多,日语等级为N1级。他又强调,杨老师的语法教得很好,“在日本研修过。”

在易木日语教育,记者看到,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均齐全,并挂在墙上的醒目位置。当被问及是否在教育部门备案时,张老师有些语焉不详,随后表示要问一下杨老师。经过电话询问杨老师,张老师坦承,并未在教育部门备案,“杨老师说,按规定,在教育部门备案的话,办学规模要达到300㎡以上。”

“在这里上完课后,有‘结业证书’吗?”面对记者的疑问,张老师随手从桌子上拿出一本大红色的“荣誉证书”打开,记者看到,上面写着“某某学员学业完成”之类的字样。“你说的是这种‘证书’吗?但是我说实话,这样的‘证书’拿出去谁承认呢。”张老师说。

案例4:宣传单页“高大上”专职老师只有一个

7月3日上午,记者以对日语学习感兴趣为由,来到省城一家名叫“派森教育”的培训机构进行咨询。

授课教师李老师介绍,她从事日语培训四五年了,日语等级为N1。目前,日语培训班只有她一个专职老师,其余的都是兼职人员。“兼职的老师都是大学生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她没有直接回应,只是说:“都是有多年教学经验的。”

据负责接待的一位男老师介绍,派森教育的兼职老师一般来自高校、外企。在其宣传单页上,专职老师、资深大学教授、高校教师、留学回国人员及外籍教师都是其教学团队组成人员。

在派森教育公司内部,记者看到墙上张贴着工商营业执照和税务登记证书。提到公司的办学资质,接待人员指着墙上张贴的一张“合肥商务经济学校”的民办教育登记证书笑道:“我们是正规的培训机构,在教育部门备过案的。”

培训机构名叫“派森”,为何教育局备案上却是“合肥商务经济学校”?面对记者的疑问,接待人员解释道,派森教育的前身就是合肥商务经济学校小语种教育中心,两家机构相当于是一家。“在这里上课,就相当于在合肥商务经济学校上课,如果你需要课时证明的话,也是盖合肥商务经济学校的章,”他说。

但是,令人存疑的是,作为以小语种培训为主业的教育机构,其提供的民办教育许可证书上,盖章单位却为“合肥市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局”。此外,从其提供的工商营业执照、税务登记证书来看,两家单位登记的企业名称、法人代表与营业地址等关键信息均不一致。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教育培训机构不允许挂靠行为。此外,记者在合肥市教育局7月份公布的209家具有招生资格的民办教育学校里,也未找到“合肥商务经济学校”的名字。

不仅如此,派森教育在工商局登记的经营范围为:教育信息咨询;教育投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策划;翻译服务;会展服务;外语教育信息咨询等。其中并未提到公司宣传单页中重点强调的“小语种培训”。对此,接待人员解释道:“都包含在里面了。”而业内专家表示,教育信息咨询、教育投资更倾向于工商部门管理范围,而小语种培训属于教育行政部门管理,两者不能混淆。(市场星报)

作者:市场星报